母亲患尿毒症10岁女儿写《救救妈妈》

来源: 山西晚报 发布时间: 2017-02-17

2月15日,是吕梁市离石区永宁小学三年级学生靖靖开学的第一天。走进学校与父亲挥手道别,她的眼里涌上一股泪,忍了忍没落下来。以前,都是妈妈接送自己上下学,然而,这个春节,靖靖都没有见过妈妈。

靖靖的妈妈薛晓林今年39岁,罹患尿毒症在省人民医院治疗。10岁的靖靖写了一篇作文《救救妈妈》,其中一句“我是姐姐,我要照顾弟弟,可我不会做饭,妈妈会做饭,不如把我卖了,换钱给妈妈治病”,深深地刺痛了大家的心。

这个10岁的孩子,盼着妈妈能早点好起来,也盼着自己能早一点见到妈妈。

母亲患尿毒症危在旦夕为筹钱治病借遍了亲友

靖靖一家是吕梁临县林家坪镇兴旺山村人,家里只有一孔旧窑洞,两亩薄田。几年前,靖靖跟着打工的父亲在离石区安顿下来,父亲挣钱养家,母亲操持家务,照顾10岁的靖靖和5岁的弟弟。虽然经济不宽裕,但这个家充满欢声笑语。

2016年4月,薛晓林突然感觉身体不舒服,先是腿脚发肿,浑身乏力,后来竟然咳血,家人将其送往当地医院,医生建议直接去太原治疗。在山西省中医研究院,薛晓林被确诊为“慢性肾衰竭(尿毒症)”。医生说,除了进行血液透析、腹膜透析和肾移植手术外,普通的药物已经无法有效控制她日益严重的病情。

靖靖的父亲只有小学文化,在外打工只能靠干体力活挣钱。之前,一家人的生活还能维持,但薛晓林住院以后,靖靖的父亲需要全力照顾薛晓林,就没办法去打工了。家里没有了生活来源,村里的一孔旧窑洞也卖不出去。为了筹措住院治疗费用,他们借遍了亲友。

在省中研治疗一段时间,病情稍稳定后,薛晓林为了省钱,选择出院回家保守治疗。没想到1月24日,薛晓林病情突然恶化,住进省人民医院,才保住了一条命。

这个春节,薛晓林是在医院里度过的。

2月14日上午,记者在省人民医院见到正在做透析的薛晓林,这个旧日照片上高挑精干的女人,黑瘦而憔悴,过去体重近百的她已经暴瘦到70斤,裸露在外的手腕和脖子瘦得皮包骨头。长达3个多小时的透析让她浑身无力,记者不忍叫醒这个在病床上闭目昏睡的女人。

女儿在作文里写下:把我卖了换钱给妈妈治病

10岁的靖靖对尿毒症没有明晰的概念,她告诉记者:“妈妈走一步就大口大口喘气,上台阶走半步就需要停下来休息。”见母亲整日躺着,靖靖主动干起家务,拖地、洗碗、照顾5岁的弟弟。对于家里的经济状况,靖靖只知道,过去妈妈送她去画画班学习,给她买喜欢的童话书,现在不能再去了,也不能再买了。

薛晓林在家养病期间,整日被痛苦萦绕,两条腿肿胀难忍,感觉似有千万条虫子在爬,5岁的儿子却拉着她的手说:“妈妈,你能陪我玩吗,能给我讲讲故事吗。”

但是,家里根本负担不起肾移植手术的费用,就连做透析都是借钱维持。想到这些,薛晓林就倍感绝望。有一天,薛晓林喃喃着对女儿靖靖说:“妈妈要是不在了,你要照顾好自己,照顾好弟弟。”女儿急得哭了起来,薛晓林和丈夫也落泪了,一家人都哭了起来。

悲伤过后,生活还要继续。让薛晓林没有想到的是,第二天,靖靖竟写了一篇作文《救救妈妈》:“我想到个办法,就说,爸爸,我是姐姐,要照顾弟弟,可我不会做饭,妈妈会做饭,不如把我卖了换钱给妈妈治病。”

作文中的这句话,深深刺痛了一家人的心。

记者打电话问靖靖:“你为什么会想到卖掉自己?”靖靖答:“这是我自己想出来的办法,这样可以救妈妈。”薛晓林在太原治病期间,靖靖和弟弟暂住在中阳县的姑姑家,她像小大人一样照顾弟弟,在弟弟想妈妈的时候,安慰他:“过几天,妈妈就回来了。”

这个春节,靖靖把仅有的一点压岁钱给了爸爸,她说,用这些钱给妈妈治病。她告诉记者:“我想让妈妈康复起来,接送我和弟弟上下学,这样我们一家人才能幸福地生活在一起。”“你觉得幸福是什么?”“幸福是得到满足。”“你想得到什么满足?”“让妈妈康复起来,我做什么都行。”在与记者的对话里,靖靖没有提到自己想去的画画班,也没有提到想买的童话书,她只想妈妈回到身边。

六旬老母亲嘴里只剩三颗牙含泪问:我的肾女儿能不能用

在省人民医院,病床上的薛晓林说,自己刚上高中时得过肾脏炎,因为家里贫寒,没读完高中就退学了。婚后,丈夫在离石帮人搭建婚礼舞台、搬家,还能有点收入,自己病了以后,家里就一贫如洗了。公婆都已经80多岁,无力帮忙。最令她牵挂的是女儿和儿子:“靖靖特别喜欢读书,杨红樱的书,还有童话、漫画她都喜欢,在学校门口的书店,只要进去,就出不来了。她的作文也写得好,学习成绩在班里也是前几名。”说到这里,孱弱的薛晓林脸上多了一丝骄傲。

如今,孩子开学,离石又没有其他亲人,薛晓林的丈夫只能回离石送孩子上学去。

两年前,薛晓林的父亲在放羊时意外身亡,现在,留在医院照顾薛晓林的是62岁的母亲。这位体重只有70斤的老母亲,平生第一次从临县农村来太原,就是来医院伺候女儿。她含着泪问记者:“我想把我的肾给我女儿,你说能不能用?”说话时,记者看到,老人的嘴里掉得只剩下三颗牙,这个家拿不出钱为老人镶牙。

在省人民医院,记者见到了薛晓林的主治医生。医生说:“她的情况确实比较严重,双肺失去功能,心率衰竭,严重贫血,已经到了慢性肾衰竭尿毒症期,需要透析,服用比较高级的抗生素。”

新农合能报销一些但费用缺口依然很大

据了解,要进行肾移植,在有肾源的情况下,如果身体条件能达到要求,至少需要五六十万元。目前的透析费用,一年约需三到五万元,这还是病情相对稳定的情况下。

就医药费的问题,记者与省人民医院医保科取得联系,工作人员表示:“按照新农合规定,在相关手续齐全的情况下,这位患者在我们医院可以报销55%的相关费用。”

2月15日,记者与省新型农村合作医疗管理中心取得联系,一位相关负责人在了解了薛晓林的情况后,表示会积极从政策上为这个家庭想办法。12时13分,这位负责人与记者再次联系,他说:“我又仔细看了你发来的病历,看是不是符合咱们的政策,和临县方面也联系了,可以一部分从医院报销,然后拿着相关票据在当地努力一部分,这种情况,也建议患者家属去当地民政部门申请救助,也有相关政策。遇到实际问题,患者家属可以直接和我们联系。”

除了政策上的帮助,薛晓林治病需要自己承担的部分仍然压着这个贫穷的家庭,她说打算把离石租的房子换一个更便宜的,“以前是为图孩子就近上学,一年租金5000多元,现在租不起了。”听到这里,记者想起了靖靖和他爸爸说的话,“这样下去,我不想上学了。”离石出租屋的墙上,贴满了靖靖得来的各种奖状。

靖靖的父亲说:“最开始,我也不想给大家添麻烦,现在实在没办法了,真是对不住。”如今,这个家庭需要来自社会各方的帮助和关爱。请愿意帮助靖靖帮助这个家的好心人拨打本报热线0351-4286666与我们取得联系,也可以直接拨打薛晓林本人的手机15135259281,以及靖靖爸爸的电话15935821581(手机号也是微信号)。

重庆晚报慢新闻APP,全心关注重庆,深度解读重庆,名家名记名专栏齐聚,做最有重庆特色的小、精、深原创客户端。并且还能加入重庆晚报抗癌爱心互助会,为家人健康做一个保障哦!扫描二维码下载
编辑: 李莉
免责声明: 
1、重庆晚报网是重庆晚报社唯一官方网站,未经重庆晚报社许可,任何人不得非法使用重庆晚报(含下属频道作品)以及本网自有版权作品。
2、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以及由用户发表上传的作品,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如因作品版权和其它问题可联系本网,本网确认后将在24小时内移除相关争议内容。
4、网站合作,请联系17708383173。

分享到:


  • 重庆晚报

  • 都市热报

  • 慢新闻

  • 重庆一分钟

  • 重庆走走族

  • 文创联盟

  • 法律帮帮帮

  • 重庆六一班

  • 轨客网

  • 重庆单身狗

  • 爱真相

  • 影友会

  • 妙人志

  • CQ慢生活

  • 重庆房生活

  • 重晚副刊

  • 重晚体育

  • 大石化报

晚报简介  |  报纸广告  |  联系我们  |  晚报发行
重庆晚报 版权所有  经营性网站备案号: 渝ICP备17003974号-1  渝公网安备 50011202500889号 
地址:渝北区同茂大道416号重报集团21-24楼  晚报电话:023-966988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新出网证(渝)字00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