裸辞去非洲追鸟拍狮子 耍着挣钱比在500强上班年薪还高

工作像根拴狗的桩子,大多数人穷其一生,围着它转。那些离经叛道之后还能混得不错的,就特别容易成为加班狗的楷模,身不自由心可放飞。

今天说的这位叫袁林,34岁,在世界500强企业上过班,还是国企。年薪十多万元的工作做烦了后,裸辞,跑到非洲放飞了几趟自我,拿回大堆照片和显摆不完的故事不说,期间还积累了不少经验和人脉,现在一年耍着拿的钱,比以前年薪还高。

袁林

这么有个性的事,又有诗和远方,当然得火。3月4日,袁林再次从非洲回到重庆,记者采访、业内人咨询线路定制、为肯尼亚长跑之乡的赤脚大仙募集跑鞋,昨晚还在南滨路经典书店跟同好分享……事情纷至沓来。

袁林在非洲

重要的是,他依然能睡到自然醒,还不用24小时开机待命。惹得我一位40多岁的同事有些泛酸——几年前,他也想赶时髦去非洲游荡行摄,都已提上日程,结果先是黄热病疫苗缺货,接下来又各有各的忙乱,锣齐鼓不齐,拖到现在仍没出发。

其实论摄影技术,我这位同事好歹是个专业级别,奖项拿得手软,写几笔游记,冒充一下文青也像模像样——可惜,现在只能看别人得瑟。

所以,诗和远方这事,除了你想,还得讲缘分。

退后一步是人生

天宽地广时,攻击不是猛兽唯一选择

到非洲当然是冲着看动物去的。2014年辞职至今,袁林先后5次进入非洲,活动范围多在肯尼亚、坦桑尼亚、乌干达的自然保护区。

袁林至今记得跟非洲野生动物的第一次邂逅。那是在肯尼亚马塞马拉自然保护区,吃晚饭时,外面传来狮子吼——两只雄狮,在两百米开外的地方晃悠。营地没围栏,只有一个拿着长矛的当地人站岗放哨。

袁林镜头下的非洲狮

那晚,狮子断断续续吼了一夜,有人吓得跳上饭桌,还有人一晚上没敢闭眼。袁林和同行者听从向导指挥,闭门不出,狮子倒也没主动冲击营地。

营地巡逻员给袁林说过,狮子面对人的时候,也有恐惧感。虽说它比你壮,但你比它高啊。哪怕是徒步时,面对面撞个正着,也不要惊慌,只需要看着狮子所在的方向,但千万不要直视狮子的眼睛,慢慢,慢慢后退……直到退出它的视线,互不干扰侵犯,就OK了。

后来,这话在大象身上也得到印证。那是一次野外拍摄,袁林站在车座上,拍得兴高采烈,浑然不知一个庞然大物已走到身边。

那是一头非洲象,公的,牙齿很招摇。司机先袁林一步发现危险,“别动,千万别动,”司机轻声提醒。

其实那时袁林下意识地拿起手机,想给这家伙来个特写,然后发朋友圈显摆。不过最终,他还是和司机一起当起木偶人,不能说话不能动……

大象在车前站了一会,左右瞅瞅,又晃着长鼻子慢慢走开了。

等等,这画风似乎不对——看看八达岭,宁波雅戈尔动物园,还不说狭路相逢近在咫尺,就是人一不小心踏进猛兽的领地,也要被撕扯得鲜血淋漓面目全非不是?何况,非洲大草原这些家伙可比动物园里的老虎生猛多了。

袁林跟当地野保工作者探讨过,得出的结论是:城市动物园的空间就那么一丁点,猛兽面对入侵领地的外来者,除了进攻,别无退路;而在天宽地广、四面八方都是路的野外,碰到了,既不饿,又不是它的菜,转身走掉就是,懒得拼个你死我活。

亲密互动?

别自作多情了,它们看上的只有吃的

这些年,袁林断断续续在非洲呆了差不多五个月,每次回来都胖上几斤。心宽是一个方面,主要是缺少运动——成天坐在车上到原野转悠,天一擦黑就得回屋,免得不小心冲撞了夜行动物。

面朝大海、春暖花开什么的,在非洲很容易实现,唯独懒觉,是怎么也睡不了的。每天天刚蒙蒙亮,成千上万的鸟儿就开始了大合唱,堪比N多车辆一起摁喇叭,不过要悦耳得多——不同声部,高低错落,起伏跌宕,间或还有不知名鸟类分贝高得直冲云霄的领唱。

袁林在非洲观鸟

观鸟是最近一次袁林非洲之行的重点。本以为跟国内一样,得找个山高林密或农田遍布的地方,长枪短炮扛着蹲点,不敢高声语,也不能艳打扮,脸上还不能擦香了,生怕惊飞那群鸟祖宗。结果一趟非洲下来,那里的鸟压根不是这般高冷,而是扑爬跟斗追着你跑!

吃饭,刚把餐盒打开,一群黄色的织巢鸟就呼啦啦围过来,蹦来蹦去等着捡漏,这算文明的;彪悍点的直接开抢,袁林就亲眼目睹过——

一位德国美女同行者刚把三明治放在石头上,树上虎视眈眈的黑背鸢一个俯冲,抓起三明治直接升空,完全让人反应不及。

还有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的。一次在内罗毕一所房子的走廊吃饭,袁林刚夹起个鸡腿,不知哪儿飞来的老鹰直冲过来,从他耳畔掠过,“快吃,”同伴一边提醒,一边打望,防贼似地赶紧啃完自己盒子里的鸡腿。

接下来,同伴随手把骨头抛给闻香而至的一只野猫。说时迟那时快,就在野猫腾空而起的瞬间,先前抢夺未遂的老鹰再次出击,爪子一晃,半空直接截胡……如果野猫可以上天,当时不定就得打起来。

袁林拍过一张大象闯进酒店的照片,朋友圈的解读是“象与人亲密接触”,其实不然。酒店仓库堆了菠萝、西瓜、香蕉,偏偏门没关好,对岸的大象闻到味了,带着小象淌水过来,白天先把点踩好,到了晚上10点多搞夜袭,直接擂开仓库,一扫光。

说到打劫者,狒狒是最让人头疼的。袁林说,当地酒店一般都配有专职射手,揣包石子,别着弹枪巡逻,吓唬附近的狒狒。这种家伙一旦多尝到几次抢劫的甜头,就会变得跟峨眉山的猴子一个样。

袁林拍摄的狒狒

一个被狒狒打劫的中国人曾跟袁林抱怨过这事——刚到酒店房间,还没来得及关门,狒狒就大摇大摆走进来,从箱子里抓出一包榨菜,边走边吃,然后出门。把这位同胞都吓傻了。回过神来后决定展开报复——下次来多带点朝天椒!

“互动什么的,其实并不存在,大家又不熟,它们没那么喜欢你,”袁林说,就他这几年所见所闻,人与动物不能走太近,互不干涉才是最好的相处。

说走就走的旅行?

要洒脱先得有资本

走得再远,终究还得回来。

旅行需要钱,到非洲旅行需要很多钱,哪怕是贴着说走就走、放荡不羁爱自由等时髦标签的袁林,也得养家糊口吧?

只能说,有些人表面上风光无限,实际上,他们背地里——也顺风顺水。

袁林学的是计算机管理,辞职前在一家500强国企工作9年,厌倦了按部就班的生活,决定裸辞。当时想的是,哪怕一时半会找不到喜欢的工作,一两年内当个米虫也无妨。

这里得说说学好一门外语的重要意义。尽管理工男袁林从小听到大的都是学会数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但在关键节点,起作用的是语言能力。

毕业后9年没怎么用得上的英语,居然没还给老师,还成了敲门砖——辞职没几个月,在非洲从事野保的朋友星巴就拜托他当翻译,带几个哥们去肯尼亚体验生活,哥几个不差钱,不介意承担他的费用。

袁林镜头下的非洲

免费旅游到手,而且歪打正着,向往中那种无法预测下一分钟会发生什么的幸福生活居然就这样降临。尽管每天遇到的都是未知,甚至还有恐惧,但冒险不是件很酷很时尚的事吗?

非洲之行打开了一扇门。袁林加入了肯尼亚野生动物保护基金会,还利用积累的经验人脉,开讲座,做分享,从事非洲旅行线路规划建议,收入不比以前低。

而且,他还达到了另一重境界:工作弹性制,不焦虑,不烦躁,想休几天休几天,重庆呆烦了就到非洲和同事换班,顺带度假;工作生活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每天挑自己喜欢的事干,而不是别人给你找堆麻烦……

袁林的精彩经历,无疑让我那位同事再度泛起酸意。这些天,他又开始新一轮呼朋引伴,立志要把拴狗桩的绳子扯长,拉到非洲。不过能否如愿,那就天知道了。反正,老天既然赋予人类想像的能力,就是为了充分缓解求而不得的痛苦。慢新闻-重庆晚报记者 文 路易 图 毕克勤

(文中非洲照片均由受访者供图)

[ ]

分享到:


  • 移动版

  • 数字报

  • 精品汇

  • 相亲会

  • 新浪官博

  • 腾讯官博

  • 晚报微信

  • 晚报微视
晚报简介  |  公司简介  |  报纸广告  |  网络广告  |&bbsp;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晚报发行
重庆晚报 重庆晚报迅网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经营性网站备案号:渝ICP备05007841号-1 
地址:重庆市渝中区上清寺环球广场11楼  电话:023-88867333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新出网证(渝)字004号